中國地理學會會刊2019-11-26T23:19:48+08:00

如何區分都市、郊區和鄉村?/陳奕儒

2020-09-19|Tags: , , , , , , |

在美國的許多都市,離開高樓林立的中心商業區之後,就是所謂的「郊區(suburb)」。市中心外,大多是一片低矮房屋所組成的連綿住宅區,商業機能並不發達,也缺乏通往市中心的大眾運輸工具,需要開車前往。這樣的景色在其他幅員遼闊的國家如澳洲和加拿大也看得到,但如此普及的郊區,卻沒有一個明確而統一的定義。

從菲律賓理解田野的價值:跨學科的田野互補性/黃子倫

2020-09-16|Tags: , , , , |

田野調查如同一趟旅程,當我在菲律賓田野期間的經驗,讓我重新看待「田野」。本篇文章想說明作為一個剛踏入菲律賓的研究者、近一年田野的轉變,以及參與菲律賓家扶中心的家庭訪問中,意外發現田野互補性─亦即跨學科之間,從田野中提煉出不同面向,相互補充不同的觀點。

再現與體現:台北市小劇場與都市地景的共構/賴峻祥

2020-09-09|Tags: , , , , , |

《再現與體現:台北市小劇場與都市地景的共構》本篇研究旨在瞄準小劇場於建構都市地景要素的過程。以地景作為分析對象,並加入小劇場的特徵和新形式,分為兩個切入點探討這個動態的過程:再現(representation)與體現(embodiment)。並分析兩個切入途徑裡所處理的歷史、文化、人地互動,將抽象的感覺轉為具有探討價值的議題,最後翻轉並重述都市地景的意義與價值,帶給讀者一個不同面向的「台北感」。

鹿港木工岫(siū):家族企業頭家與木工師傅的關係生產/王麒愷

2020-02-03|Tags: , , , , , , , , , |

有一次我來到大街上一家已經歇業的家具行中訪談,問及頭家,為什麼鹿港這座濱海的城鎮過去會發展出如此蓬勃的木工產業,伊對我講了這段話: 「鹿港喔,遮自古以來就是一个木工岫(siū)……。」 岫(siū),在臺語字面上有著風水福地、發源地之意,「木工岫(siū)」這個常民的空間觀,是地方業者用來解釋、以及認同本地產業的方式,若從地理學的角度來理解岫(siū),或許「區位」是個可以類比的概念。

沙發衝浪的黃金年代:陌生人的善意,與近乎愚勇般的理想主義/李易安

2020-09-02|Tags: , , , , |

之前聊到沙發衝浪(Couchsurfing),於是就提及自己曾經在寮國差點被沙發主強暴的故事。對方問我:「這會對你造成陰影嗎?」因為他有朋友遇到類似的事情,因此連旅行都不想去了。我想了一下,覺得還真的不會。因為這世界實在太有趣了,就算是想強暴我的人也很有趣。

熱浪「雨果」:歐美民間組織正推動幫熱浪命名/陳奕儒

2020-08-31|Tags: , , , |

每隔一段時間,歐美國家就會傳出熱浪(heat wave)的消息,動輒三、四十度創紀錄的高溫出現在曾經涼爽舒適的都市裡。對於不習慣如此高溫的當地人而言,熱浪下的生活可說是地獄也不為過。近期有一個新產生的國際串連活動就宣佈,要將「命名熱浪」當作最優先推動的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