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獵文化 ( 三 ) :觀光與現代鷹獵的困境 / 廖珮岑

2021-09-29T18:56:47+08:002021-09-29|Categories: 學科新知, 野外剳記|Tags: , , , , |

這次應該是真的獵到狐狸了吧?」 阿格拉手上的鷹正以華麗的身姿,如風一般快速飛向山谷,腳爪準確地落在一隻可憐的獵物身上。阿格拉堆滿笑容,轉頭看向我,瞬間駕著他的馬直直衝下將近 70 度的陡坡,下馬迎接他的鷹和獵物。 我坐在馬上,往下看,一陣暈眩。立刻閉上眼睛,深呼吸,用腳輕輕踢馬的側腹,示意要馬往下走。曾經聽過一個說法,馬是很敏感的動物,只要坐在馬上,你可以感受牠,牠也可以感受你,人與馬互為一體。 直到這時候我才理解這個說法絲毫不誇張。棕色的毛髮隨著微風輕輕搖擺,馬轉頭眨了眨牠帶有修長睫毛的眼,我從牠黑色的眼眸中望見恐懼的自己。於是我倆一動也不動,如懸崖上的石像。

鷹獵文化( 二 ) | 狩獵者與草原

2021-08-04T17:35:47+08:002021-08-04|Categories: 特別專題, 野外剳記|Tags: , , , , , , |

阿格拉帶著鷹佇立在山壁上,眼睛從左至右掃過整個山谷,「沒有動物呢⋯⋯。」他發出若有似無的聲音,話還沒說完,他突然瞪大眼睛,用氣音對我大叫:「狐狸!狐狸!」並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掉金雕的眼罩。金雕的眼睛瞬間聚焦於一個點,展開兩公尺的雙翅,向下俯衝,掀起一陣風。

鷹獵文化 (一) | 蒙古西部的金雕節 Golden Eagle Festival /廖珮岑

2021-07-21T22:31:47+08:002021-07-21|Categories: 特別專題, 野外剳記|Tags: , , , , , , |

「你為什麼對鷹獵有興趣?」 B打破長達三十分鐘之久的沉默。我望著窗外廣闊的草原,無數雪白的山頭,偶爾出現在路邊的氈包,幾位騎在馬背上帶著金雕的鷹獵人們呼嘯而過。在蒙古最西邊,中亞鷹獵文化保存最好的地區,我悠悠地把籌備這項計畫的目的訴說一遍:「我以前做猛禽研究,很喜歡猛禽。前幾年到中國的內蒙古賞鳥時,聽說中亞草原上自古以來有鷹獵文化,對這種猛禽與人共存的文化很感興趣,想要深入了解。」「這也難怪你會想在這裡待十幾天,我很少遇到有旅人待這麼久。」 B指著前方繼續說:「快到了!今年金雕節的現場!」

原住民社會運動之後——專訪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教授官大偉 / 廖珮岑

2021-06-30T15:24:05+08:002021-06-30|Categories: 特別專題|Tags: , , , , , , , |

「這個地名你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就是你要坐下來的地方。」官大偉閉上眼睛,彷彿跟著耆老再次親臨現場,泰雅地名名為「坐下來休息」的地方。如同回應官大偉在訪談一開始所言:「我的求學過程其實是非常situational的(境遇的)。」用身體親自感受與學習,官大偉遊走於各個田野,不斷認識自我、自身民族的社會文化,以及民族所在的地方。

地形地質製圖於自然災害防治上的應用 / 黃群凱、廖珮岑

2021-03-24T18:46:01+08:002021-03-24|Categories: 特別專題|Tags: , , , , , , |

整場圓桌論壇從政府部門的圖資建置,到科研單位的整合推廣,再到實務人員的第一線經驗,最後到民眾的需求,整個論壇的脈絡完整地串起了防災的圖資,如何從資料的收集到最後民眾的實際應用,每一位的講者的內容也都或多或少涉及其他講者的成果,或使用其他講者的圖資和經驗。

森林系的地理野狐禪——專訪國立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副教授盧道杰 / 廖珮岑

2021-03-03T18:13:16+08:002021-03-03|Categories: 特別專題|Tags: , , , , , , |

剛抵達盧道杰辦公室時,他正在跟研究助理討論陽明山經營管理相關的計畫行程,報告書與參考文獻散落桌面。討論結束後,他喝一口水,轉頭對我說:「其實我的職涯發展跟系所比較沒有關聯,是別人跟我講我的東西比較地理取向,我才知道原來這是地理啊!」

將地理學關懷帶入警消教育前線 ——專訪中央警察大學防災研究所副教授林貝珊 / 廖珮岑

2020-12-23T14:16:54+08:002020-12-23|Categories: 特別專題|Tags: , , , , , , |

「立正——敬禮——」帶著值星帶及警帽的實習幹部,領著全班面向教室正前方前來上課的老師發號施令。「肅坐——」隨著下一聲指令,全班整齊劃一地輕踏地面,「碰!」地一聲迴盪整間教室。「我當時真的嚇壞了,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因為我根本沒當過兵,到底要怎麼敬禮?還是……我應該要說平身什麼的嗎?」林貝珊回憶入職後,第一次在中央警察大學大學部上課時的心情,慌張的氛圍歷歷在目。這是中央警察大學大學部的上課日常;但對於剛進入警察大學任教,且從來沒有接觸過軍警體系的林貝珊而言,卻是一發深深烙印在腦海中的震撼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