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儒(中國地理學會會刊網站小編)

說到有名的紅茶,許多人第一個想到的可是是來自於印度的阿薩姆紅茶或大吉嶺紅茶,印度作為全世界數一數二的茶葉生產國,茶葉的種植環境橫跨低地至高聳的喜馬拉雅山麓,造就多樣的風味並催生幾個揚名世界的紅茶。其中,位於印度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北部的大吉嶺茶產區位處喜馬拉雅山區,由許多茶莊園所組成,這些莊園加總起來所生產的紅茶雖然不多,但卻是印度最為標誌性的茶產地。

大吉嶺地區與其他西孟加拉邦北部茶產區中大規模種植茶葉的茶莊園可追溯至英國殖民統治時期,隨著帝國主義國家試圖開始掌握當地的居民及自然資源,並將資源產出用於殖民母國的經濟發展,資本主義根本上的改變了殖民地的社會結構及環境,使殖民地及原居民變得更加貧困。來自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環境研究電子雜誌Edge Effect一篇文章中,便梳理了這些茶產區於英國殖民後的巨大變化及環境衝擊。西元1858年,印度正式成為英國的轄下殖民地,茶園種植在英國殖民者的鼓勵下大量發展,大吉嶺地區及鄰近的杜阿爾斯(Dooars)地區因其多雨、低溫、土壤肥沃等有利於茶生長的環境條件而成為茶園設立的理想地點。這些地區的森林遭到大規模砍伐,更影響到原本在森林中以游耕、採集狩獵維生的當地原住民部落,原住民領域也被收歸國有而需要徵繳稅賦。

茶莊園的出現使得種植茶葉所需的人力缺口開始浮現,尼泊爾人開始遷移到大吉嶺及杜阿爾斯地區當茶園工人,讓這些地區出現人口增長,更使原本已日益減少的自然資源競爭加劇。原住民所擁有的森林土地被強行徵收、砍伐殆盡以進行耕種及安置移民的事務,隨後更有部分森林被宣告為自然保護區,印度的《森林法》也加強國家對於森林的控制並限制當地居民使用森林資源的權利。這些措施終於使得原住民無法在森林中採行他們原有的游耕生活方式,在文化上及經濟上都遭到邊緣化,更加深了移民者、茶園工人及原住民之間的衝突。

大吉嶺地區的茶莊園(圖片來源:Wikipedia)

為了運送大吉嶺及杜阿爾斯地區的紅茶,英國當局興建道路與鐵路連結西孟加拉邦的港口及最大城市加爾各答。基礎建設本來可以刺激鄉村地區市場的增長,並且讓當地農夫以農業生產為基礎的經濟發展成為可能,但是殖民者一方面讓茶園工人從事自給自足的農業,也從外地進口基本生活用品、燃料及提供醫療服務,從而扼殺了農業經濟及當地零售市場的發展。茶園經濟所需的資本及物品皆是來自英國,導致當地相關產業無法發展起來。

茶莊園本質上仍是一種攫取當地自然資源、支持帝國主義國家經濟發展的機制,這樣的機制同時也是殖民母國出口終端商品的市場。在這樣的脈絡下,雖然殖民者會為旗下工作的茶園工人提供最基本的薪資及生活保障,但卻無意於進一步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有時甚至透過武裝力量控制茶園工人以防止他們逃跑。這使得在茶園工作的人也持續受到剝削,處境僅比完全受到邊緣化的原住民族群好一些。在印度獲得獨立後,這些群體的經濟情況並沒有得到改善,因此茶園工人及原住民群體的衝突及抗爭至今在大吉嶺及杜阿爾斯地區仍時有所聞。

大吉嶺紅茶的盛名之下,其實是英國殖民統治及茶園經濟所留下來的一連串邊緣化、剝削、族群衝突及土地退化。茶莊園不永續的密集耕種方式使得當地的土壤受到嚴重破壞,而原住民、茶園工人的身分危機、失業及自身與土地的異化仍然持續發生。要找到改善這些殖民遺緒的解方前必須先肯認事情的嚴重性,所以在下次喝口茶之前,也想想這些正在茶產地進行的事吧!

 

本文主要參考自

Tea Gardens and Geographies of Colonial Exploitation

《大吉嶺:眾神之神、殖民貿易,與日不落的茶葉帝國史》摘讀

更多每週焦點專欄

從疫情窺見人地關係:印度封城措施有助於減少森林大火

美國的「衛星」政治光譜,是灰與綠

疫情過後的野生動物交易與消費